1

从翻拍影片《"大"人物》,看外来文化与中国文化的融合困境

看完之后,我感觉影片翻拍得并不算成功,将国外优秀影片进行中国本土化改造的道路,依旧艰难且漫长。 有些题材,适合翻拍,但有些题材,放在中国传统文化与社会现实的大背景下,就不适合翻拍。

从翻拍影片《

原创 | 书影君

翻拍自2015年韩国热门影片《老手》的国产影片《"大"人物》,由王千源、包贝尔、王砚辉主演。

看完之后,我感觉影片翻拍得并不算成功,将国外优秀影片进行中国本土化改造的道路,依旧艰难且漫长。

有些题材,适合翻拍,但有些题材,放在中国传统文化与社会现实的大背景下,就不适合翻拍。

从翻拍影片《

即使加入学区房、反腐败、暴力拆迁等中国元素,依旧不能将一部反映政商勾结黑幕的韩国影片成功中国化。

就如同一个金发高鼻的外国美女,即便盘头别钗穿旗袍,依旧表现不出中国传统文化之美一样。

更不要说两部影片中演员的差距了。如果完整看过韩国影片《老手》,你就知道王千源与黄政民、包贝尔与刘亚仁,差了可不止一个王砚辉啊。

一、一个小警察的反抗

《"大"人物》的剧情很"中国",也很程式化。

从翻拍影片《

开修车铺的修车工大壮,租用的商铺被暴力拆迁,大壮去向开发商讨要几千元的房租损失。

但开发商赵氏集团老板的公子赵泰(包贝尔 饰),既损又坏还残暴,硬生生地把大壮打成重伤,还伪造成大壮自杀的现场。

这种恶行,最终招惹到一根筋的警察孙大圣(王千源 饰)。

从翻拍影片《

他孤身一人,抵抗来自各方的压力,硬硬地将政、商、匪相互勾结的遮天黑幕扯开,同时摧毁了一众大人物的财路官路甚至人生路。

这种类型的影片,像极了成龙大哥早期拍摄的香港警匪片的路数。

一个能力出众且爱憎分明的底层小警察,一个被下属搞得焦头烂额但关键时刻还要力挺的警察局长,一个背景深厚神通广大且恶贯满盈的大反派。

在《"大"人物》中,一切警匪片中该有的人物设定都有,一切该有的紧张情节都有,甚至飞车追逐、贴身肉搏的戏,导演拍摄得还很精彩。

从翻拍影片《

但是,由于剧情及人物设定的不合理,最重要的是国情不同,所以在中国翻拍版中,原本一部精彩的警匪悬疑片,我却硬硬地看到了市井喜闹剧的影子。

二、角色的性格不是演出来的,而是衬托出来的

首先在角色选择上,就有一些问题。

王千源很适合演孙大圣这种善良正直但又有些痞气匪气的角色。

他在《解救吾先生》中饰演的悍匪华子,非常出彩,但之后的角色,却总走不出这种类型的影子。

从翻拍影片《

《老手》中黄政民饰演的刑警徐道哲

而《老手》中黄政民饰演的广域调查队刑警徐道哲,在善良正直的性格之中,又埋藏着一种狡黠的自保生存之道,而这也是他在坚守职业底线时,反击强大反派的致命绝招。

比如殴打犯罪嫌疑人时,故意先把自己的脸划伤,然后大喊"正当防卫"而反手痛击对方。当然,这样有损警察形象的情节,是不能出现在国产影片中的。

包贝尔饰演的富二代很坏,但坏的太脸谱化,从头到尾就是一张变态扭曲的歪嘴瞪眼脸。

从翻拍影片《

包贝尔饰演的富二代赵泰

本质上和《小兵张嘎》中那个吃瓜不给钱的胖翻译一样,是一种为坏而坏的表演,而不是由于性格经历造就的坏。

从翻拍影片《

加之包贝尔又长的是一张搞笑的娃娃脸,所以对于这种强扭出来的坏,观众的感觉是讨厌大于恨。

反观《老手》中饰演财团富二代的刘亚仁,在英俊帅气的外表之下,埋藏着阴沉变态的暴虐性格。坏得令人恐惧、令人憎恨。

从翻拍影片《

《老手》中饰演财团富二代的刘亚仁

剧中人物的性格,其实不能光凭或正直或狰狞的外表,还需要靠剧情事件、人物内心抉择来烘托反证。

"咬人的狗不叫唤",话粗理不粗啊!

至于一些配角,倒是反而在有限的戏份中,显露出许多出彩的地方。比如梅婷饰演的警察妻子和杜源饰演的警察局长。

三、一些影片情节的法律漏洞

归根结底,我认为《"大"人物》因为国情不同,所以翻拍时做了许多妥协与改变,这些观众都能理解。

但也是因为这些现实妥协,所以使影片有了底层的逻辑缺陷,最终导致影片质量差强人意。

为了几千元给穷人的补偿,富二代干嘛要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这是原版影片《老手》和国产片《"大"人物》中,唯一同时存在的剧情漏洞。

而《"大"人物》中公安局长、队长和小警察,三者之间的关系,虽然添加了中国特有的人情味元素。

从翻拍影片《

但当吴队长为了让局长批准他们继续查案,居然向局长喊出了"你儿子结婚、岳母办丧事,都是这帮兄弟帮你张罗的,就连你女儿生孩子也是我给你介绍的医生"这种威胁理由,我还是觉得挺别扭。

因为在中国的现实环境之中,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原作影片《老手》中,警察高层之所以阻挠小警察徐道哲调查财阀富二代的犯罪行为,就是因为警察收了黑钱,官商勾结。

从翻拍影片《

但国产剧中不能这样表现人民警察,就只好把剧本写成检察院反贪局和公安在联合秘密调查地产公司背后的腐败官员,所以不能让小警察孙大圣打草惊蛇。

这个理由倒是说得通。

但身为一个警察局长,居然将公安检察院办案搜集的证据,私藏在自己办公室的保险柜里,还在案件尚未完结时拿给与案件无关的下属翻看,这就涉嫌严重违纪甚至违法了吧?

孙大圣作为刑警,没有经上级批准同意的情况下,违反案件管辖规定,擅自跨辖区执法办案,这在中国的法律上也是不合理的。

从翻拍影片《

类似法律方面的剧情漏洞,还有许多。

我看许多国产影视剧,剧情中都存在这样的低级法律错误。

其实编剧和导演,只要随便找一个公检法一线办案人员或者是律师,都可以毫不费力地将剧中所有涉及法律的低级错误给清扫干净。

我想,这样的低级错误屡屡发生,绝不是资金的问题,而只是对自己职业的要求是否精益求精的态度问题。

四、为何世间一切都可以交易?

在影片中,小警察孙大圣为了伸张正义,孤身展开调查,期间遭到了无数可以想象或想象不到的抵抗、威胁、压力。

从翻拍影片《

妻子面前堆满了钞票和名贵手包被试图收买、孩子被不知来路的未成年人绑架威胁、上司发怒再三警告不要插手调查、富二代的手下设陷阱拍摄警察打人视频营造舆论声讨压力。

当铺天盖地的阻力向你压来时,当金钱名利幸福向你飞来时,你如何还能保持初心?

就如同孙大圣的妻子在面对赵泰派人送上门的诱惑时,悲伤地对丈夫说,"今天最令我难过的,是当我面对那些名牌包和孩子能上重点学校的机会时,我动心了!"

从翻拍影片《

有人说,这世间一切都可以交易,只不过是价格的问题。

这种观念,就是消费主义盛行的社会,最为至上的真理。

我们不应声讨这样的观念,而是应该思考,为何消费主义会盛行于世?

从翻拍影片《

当世间万物,包括爱情、理想、亲情,都可以在工厂流水线上作为商品被批量生产出来,同时被定好一个价格时,当商业霸主控制了人们的话语权甚至价值观时,世间万物也就都成为交易对象!

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哀,虽然并没有多少人可以看明白。

五、文化通,血脉才能通

《"大"人物》在本土化的改编上,添加了许多颇具中国现实特色的场景。

比如摇号抢学区房、排练警民一家亲的文艺汇演、老警察为了升职而参加执法资格考试、拆迁公司的暴力拆迁,以及代表主旋律正能量的扫黑除恶反腐败等等。

从翻拍影片《

但一颗从梨树上生长出来的苹果,无论外表如何色彩艳丽,给人的感觉总是怪怪的。

《"大"人物》中,有许多从《老手》中原封不动地移植而来的剧情,但放在中国社会背景之下就会觉得怪异。

富二代包贝尔在歌厅逼迫人民警察喝酒、房地产公司老板,为了灭口,雇佣两个北欧人去暗杀一个拆迁公司的包工头、人民警察在众人围观拍摄之下痛殴嫌犯等等,这种场景在我们现实社会中,还是过于魔幻了。

从翻拍影片《

英国作家玛丽·雪莱在1818年创作的长篇小说《科学怪人》中,生物学家弗兰肯斯坦博士,盗取停尸间中众多尸体的不同部分,拼凑缝合而成一个巨大的怪物。

这个肢体靠缝合连接而成的人形怪物,只是在视觉上形成了整体统一,但它肢体内部的血脉其实并不相通。从而造成了肢体与身躯之间,彼此的排异甚至坏死。

这种血脉,就是文化。

所谓文化,是一个民族在世代聚居、延续、传承中,成员之间逐渐形成并共同遵守的信仰、审美、道德观等方面的共识。

只有历经长久岁月而形成的文化,才能生长出鲜活蓬勃的枝叶繁花。

文化不通,血脉便不通,血脉不通,则文学作品的肢体迟早缺血坏死。

从翻拍影片《

韩国影片《老手》海报

历史原因造成了韩国政坛由大的公司财阀控制把持,加之宽松的电影审查制度,方才形成了韩国影片习惯黑政府、黑财阀的特色。

而中国传统文化及现实环境,是不可能产生这种故事发生的现实土壤的。

把韩国的泡菜大酱,非要加在中国的佛跳墙中,你说能整出什么味道的菜?

一部影片也好,一部文学作品也罢,若要发现并展现中国自有的传统文化及本土特色,只能扎根于中国传统之中,向内寻找。

从翻拍影片《

只有在中国的现实语境之中,才能讲述好中国自己的故事,也才能最终得到外界的认可。

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从翻拍影片《"大"人物》,看外来文化与中国文化的融合困境"的相关文章
1